天柱山的自然景观令人叹为观止。峰无不奇,石无不怪,洞无不杳,泉无不秀。“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仞锁云雷”,是白居易赞美天柱山的诗句;李白的“待吾还丹成,投迹归此地”;苏东坡的“平生爱舒州风土,欲居为终老之计”,流露出他们把天柱山选为自己归宿的愿望,足见其迷人之处非同一般。她既有充溢阳刚之气的“擎天一柱”,又有构成挺拔之躯的45峰;既有奇松怪石、流泉飞瀑,又有峡谷幽洞、险关古寨,还有全国第三大高山人工湖“炼丹湖”,真是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黄梅戏唱腔委婉清新,分花腔和平词两大类。花腔以演小戏为主,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民歌风味,多用"衬词"如"呼舍"、"喂却"之类。有"夫妻观灯"、"蓝桥会"、"打猪草"等;平词是正本戏中最主要的唱腔,常用于大段叙述,抒情,听起来委婉悠扬,有"梁祝"、"天仙配"等。 现代黄梅戏在音乐方面增强了"平词"类唱腔的表现力,常用于大段抒情、叙事,是正本戏的主要唱腔;突破了某些"花腔"专戏专用的限制,吸收民歌和其他音乐成分,创造了与传统唱腔相协调的新腔。黄梅戏以高胡为主要伴奏乐器,加以其它民族乐器和锣鼓配合,适合于表现多种题材的剧目。

电视晚会、小品、杂技。 

李敖神州文化之旅

                        李敖大陆行蕴藏多少文化前辈的背影  

 

  9月19日17时左右,一位名叫李敖的中国人,乘飞机跨越浅浅而又深深的台湾海峡,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开始了他为期11天的神州文化之旅。 

  李敖是今年从台湾抵达大陆的众多中国人中的一个,但是他的抵达无论对于台湾的中国人、还是对于大陆的中国人来说,都具有相当大的震撼力。其实,每天从台湾到大陆,或者从大陆到台湾的知识分子有很多,而我们之所以关注李敖其人,是因为这位名叫李敖的中国人,不但有名,而且有故事。从昨天开始,李敖已经开讲的最大故事,就是他在56年未离开宝岛台湾之后的本次神州文化之旅。 

  李敖是谁?李敖是当年在台湾岛内反对独裁、如今在岛内反对“台独”势力的政治斗士,是他自己笔下“白话文前三人:李敖、李敖、李敖”的学者,是《北京法源寺》、《上山上山爱》、《传统下的独白》等书的作者,还是一个出生在哈尔滨、从小生长在北京,后来移居台湾的普通中国人,一个嘻笑怒骂皆成文章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不但有中国知识分子引以为荣的勇气和才情,还有中国知识分子不常具备的批判性和玩世气息。 

  李敖的大陆之行,命名为“神州文化之旅”,这首先是中国知识分子对文化源头的一次踏访和朝圣。李敖,以及与他一样曾在这里长大,但又不得不离开故乡的台湾游子一起,在中华民族的思想和文化滋养下长大,他们的写作和思考方式,已经根深蒂固地融入了神州文化的魂魄。因此,李敖在接受访谈时,说:“我对北京并不陌生,我对整个祖国并不陌生,我知道的祖国远超过你的想象。”因为他的语言,他的思想,他的爱情,甚至他的研究方法,都是中国式的。另一方面,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从文化意义上再次阐释了两岸的同根同源。 

  尽管从政治历史上说,两岸存在着一定的意识形态分歧,但从文化上说,这仅仅半个多世纪的物理分割,无法与文化上、亲情上数千年的香火继承相较量。随着两岸文化交流的发展,政治和意识形态的阻隔日益淡化,其实李敖的朋友、晚辈们已不止一次踏访大陆,他们对大陆文化和社会的体会,也是李敖此次踏访大陆的情感基矗 

  任何人都不是孤立的,每一个人,无论他是知识分子、还是市井走卒,不但会在历史中找到自己的雪泥鸿爪,历史也会在他的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李敖的印记,不但在台湾的监狱、台北的金兰大厦里,也在北京四中、法源寺、内务部街甲44号这些秋天里清冷的古都深巷中。这个快意恩仇的中国知识分子,终于能快意往来大陆和台湾时,无论他嘻笑、怒骂还是调侃,都将是精彩的。因为这种自由言说的权利,是历史赋予今天两岸中国人共同的宝贵财富。 

  李敖是台湾的文化符号,尽管在多数时候,这个文化符号是叛逆性的,但李敖此次神州文化之旅,不但续写了中华文化的精魂,也体现了中华文化巨大的向心力和认知力。文化是双向的,亲情也是双向的。只有彼此相互寻找时,文化和亲情才显示出它的力量。李敖此次造访大陆,也会将来自台湾岛内中华文化的声音和台湾同胞对中华文化和历史的理解,传递到大陆同胞耳中。 

  台湾历史上的文化名人,因为政治的阻隔,最终无法回到大陆圆梦的大有人在,于右任、张大千、林语堂这些文化巨子,都曾带着遗憾在台湾去世。在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中,其实蕴藏了这些文化前辈的背影。 

  我们期待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其实是期待一次精彩的文化回归和思想碰撞,更是期待一次亲情的美妙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