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来弦月入茶盅

2008.12.20

评论:

0

 

摘来弦月入茶盅

 

初冬之际,我们从北京来到安徽的天柱山。主人说潜山县有好山也有好水,安排日程的前两天主要是登山, 第三天果然去涉水,引我们去了白马潭。车子从大公路下来,经过一段正在修筑的小路,一个有如古军帐大营的辕门里,响起了锣鼓和鞭炮声,水吼镇的白马潭漂流地到了。

一下车,白马潭旅游公司的李先云总经理就招呼大家先进屋喝茶,说是这里自产的清茶。虽然是沏在一次性纸杯里的,但纸杯还是遮不住那淡淡绿色和雅雅清香。众人齐夸好茶!李总说:沏茶的,就是这里的河水。他说的河就在门前几十米,是潜水河的上游。水自山泉出,连绵的群山涌出几百个山泉,汇成一条条山溪,流到山脚就成了潜水,潜水下游汇入皖江,再入浩浩长江。皖江在山北,潜水河在山西南,环抱着天柱山。

河滩上早就备好了四条竹筏,一只竹筏两个艄公,能载十位游客。登竹筏的河段,水面宽阔平静,水质清澈透朗,河底的卵石、水草清晰可见。暖暖的太阳,蓝蓝的天空,夹岸青山绿树……两位驾驭筏子的人,一前一后,交替着用四五米长的竹篙撑筏,逆流而上。我乘的筏,是一位年约六旬的老艄公执掌。他说这条水道深浅不一,不能行船,只能使筏。几十年往前,是潜河上游地区的交通要道。土产出山,百货进乡,都要靠这竹筏子了。河边的小道,就是古纤道。河边人家的祖祖辈辈,男丁多做纤夫。我想:或许当年的李白、黄庭坚、王安石等迁客骚人,要从这方向进山,也都有劳先辈的纤夫们了。宋朝末年刘源抗元的战备物资,抗日时期的枪炮弹药,解放战争中粟裕二野军队的辎重装备,也是经这条水道和纤夫的劳作运上去的。老人指着岸边不远处的小楼说:李经理原是乡村医生,为了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搞起了旅游公司。没几年功夫,这里成了全国农业生态示范典型,家家户户也轻轻松松地盖出来小楼。看看岸边一座座两三层小楼,我原以为是开展农家乐的旅馆呢!都是我们自己的住房!300多平方米,十几万块钱。老人说得自豪,笑得由衷。

竹筏刚出发的一段,水面宽,水流也平稳,两位艄公,一前一后交替撑篙,大家尽情享受碧山清水。忽听得老艄公高喊一声:请各位坐稳!前头的艄公就涉水上岸当起了纤夫,把长长的竹篙一端,插到高高翘起的竹排前头,像北方农村推碾子一样,把竹篙的另一端横在怀里,推筏前进。后面艄公也十分用力撑筏。怕他们费力,我们想上岸,老人不让,说水里的卵石又多又滑。还真是的,水并不深,河底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卵石,阻得河面出了一大片细碎的浪花。过了这段,水面又平稳了,老人说:回头看看,这是蛇形滩。一段蜿蜒的河上,布满白浪,如果眼睛只盯住水面,还真有白蛇奋力向上游动的错觉呢!老艄公说,这里有七滩五潭,水大的时候,险滩上浪声隆隆,在村里就听见水声大振,所以叫水吼镇。正说着,筏子靠了岸:到金牛滩了,请大家走几步,过了滩再上筏。

金牛滩好险!河道窄,乱石多,水流急,两岸陡。走在古人踏出的羊肠小道上,有的地方就是悬崖。脚下外侧是白浪翻滚的激流,纤夫们在水中推拉着空筏上行也很吃力。如果说在蛇形滩潜河像一条长蛇,在这里就如同是白龙露出水面的一段背脊了,正符合中国古代图腾的龙是蛇身之说。走过金牛滩,再往上的水路相对平缓,天险滩是上行的尽头,我们停下来,撑筏的艄公和随船的一位中年妇女,在岸上唱起了黄梅戏。胡琴伴着原汁原味的地方戏小唱,在宽阔的水面上,在两岸的青山中回荡,听得大家如醉如痴。回程是顺流而下,快而省力。只是过几个险滩时,一颠簸,河水会漫上筏子半尺高,好在事前有准备,才不会打湿了鞋。

回到出发地,主人还请饮茶。看过潜河风光,领略过潜河水,再饮这茶更是香美。我要往旅行杯中续水,出门正碰上李总:要加水吧?我给你办。换些新茶吧。沏回茶来,他指着屋子后面的山坡:就是自家山上产的,炒制可是正规的呢!当地的一位老者见我喜茶,兴致勃勃地攀谈起来。潜山最好的茶是天柱剑毫,叶形似剑,有细毛绒。雨前采摘,一旗一枪,制作考究,1985年评为全国11种新名茶之一。可惜早茶嫩,含水分多,不便久储。我们初冬时来,少了这个口福。近年来潜山县开发研制的冠以天柱系列的毛峰云雾香尖弦月,也是有名的茶品。我们喝的就是天柱弦月,因茶芽窄细,炒制呈弯钩状,有如弯月。有人叫它残勾,挺文学味的,但有些凄淡。那么好的新绿怎么如同一勾残月呢?还是弦月好,上弦的新月,品过心中溢着满月的银辉,多有诗意啊!

回到家里,看着在天柱山拍的照片,用玻璃杯沏上一份天柱弦月。应是属雨后茶,少了毫绒,叶片不在杯中起沉,却轻轻地舒开身子,让汤水慢慢地泛出淡淡的绿色。我仿佛又看见白马潭那映着山色的碧水,清澈又赏目。随着水的温热,一股清香袅袅升起,把潜河两岸草木的清香带回了北京。最绝的是杯子下半部,那一片片细叶,久冲不变,依然如上弦一勾。我从天柱山带回来的,不仅有几百张风景照片,还借天柱弦月,也带回来潜河上游那虚实动静兼有的七滩五潭一川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