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可以生死相许

2008.12.20

评论:

0

有一种爱可以生死相许

尽 心

    有机会在这个深秋来到安徽的天柱山。

    曾在中学的课本里学过《孔雀东南飞》,还记得这首汉代叙事诗的代表作的小序中写道: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时人伤之,而为此辞也。”“建安是东汉献帝的年号,庐江是汉代的郡名,郡治在今天的安徽省,于东汉末年迁至潜山县。

    天柱山在潜山县。据说这里是《孔雀东南飞》的诞生地。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两个相爱的人,最终一个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一个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焦仲卿的母亲和刘兰芝的哥哥是造成这场悲剧的恶势力,但是,作为亲人,他们恐怕也不想那么无情地把儿子和妹妹逼死。焦母是要给儿子另娶窈窕艳城郭的东家贤女,而刘兰芝的哥哥也希望妹妹再嫁豪门。在这对小夫妻殉情之后,两家求合葬,也表现出一定的悔意,但为时太晚。

    “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把他们一起安葬在华山的脚下。显然,这个华山不可能是今天陕西省的那个西岳华山。那么,这个华山到底在哪里呢?应该在潜山县一带。这次去,我特意问了当地的接待人员,他们说大概就是附近的某座小山。其实学者们也没有定论,有人说可能是安徽舒城县南的华盖山。据刘大白先生考证,华山就是天柱山,因为天柱山又名霍山,霍山与华山读音比较接近。当然,这也是一家之言。

    天柱山又名皖山、潜山、霍山。大山被小山环绕称为(有的意思),天柱山的主峰潜藏在万山之中,因此有霍山潜山之名。

    说到华山,想起著名的南朝乐府诗《华山畿》: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活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也是关于殉情的。

    《乐府诗集》引《古今乐录》,讲述了这段故事:宋少帝的时候,南徐,今江苏镇江一带,有一个读书人,外出经过华山的脚下。(看来这个华山不会在陕西吧,从江苏到安徽可以理解,否则没有飞机,没有火车,走到陕西去太不可思议了。)这位士子在一家旅店见到一个美女,悦而无因,遂感心疾。文雅的说法是花不知名分外娇,流行的说法是偏偏只爱陌生人。读书人没有任何理由地爱上了那个女子,于是得了心病。回家后他的母亲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如实相告。于是老太太就到华山脚下去找那个女子,说明情况。女子听了很感动,把蔽膝,也就是系在腰前的围裙脱下来交给老太太(闽南的芗剧《山伯英台》有讨药一出,山伯相思病重,英台剪青丝、割裤带寄赠,据说是闽南风俗。围裙和裤带比较接近),让老太太回去把蔽膝偷偷放到病倒的士子褥子下面。也不知道那围裙被施了什么魔法,母亲回去这样做了,士子的病果然就减轻了。想不明白的是,那个士子偏偏有一天掀开席子,看见了女子的围裙,于是烧成灰(这是我的瞎想,因为围裙不能直接吞下去),吞下去自杀,留下遗嘱,下葬的时候要从华山经过。送葬的车到了女子门前,拉车的牛死活不肯走,女子出来说:等我一会儿,然后进屋去沐浴更衣,梳洗打扮,出来唱着这首歌:我们相识在这华山的脚下,现在你已经为我死了,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亲爱的,你要是还爱着我的话,那就把棺材为我打开吧。于是,棺材自动打开,女子投身棺中,棺材合上以后就再也打不开了,家里人没有办法,于是就把他们合葬了。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一直被奉为爱情的经典,也是殉情的典范。这个华山畿的故事一直被称为小梁祝。有人认为华山是六朝时期男女双方因情而死合葬的指代地,也许并非是具体的名山。

    殉情,有世俗的阻挠,有政治的无奈,都是迫于外界的压力,衷情者不得已只能选择以死抗争这种方式。比如坟上长着相思树,树上栖着鸳鸯鸟的韩凭夫妇,是春秋时与恶势力做斗争而殉情的典范(据干宝的《搜神记》)。可是,《华山畿》的主人公却没有任何理由,莫名其妙就双双赴死。莫名其妙爱了还可以理解,莫名其妙去死真是不好理解,也没说遇到什么阻力,也没说那女子不喜欢那男子。为什么这个士子就不打算娶自己心仪的这个女子回家呢?而且病都快好了,偏又以自杀的方式求死。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这个故事原本就是虚构的,也许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两个人,也许人们心中对于爱情存在着种种美丽的幻象和无奈,就写下了这篇感人至深的《华山畿》。

    锺子期死后,俞伯牙终身不复鼓琴,那是痛失知音的无奈。有时候,爱情就是要通过一种决绝的方式去体现。情到深处,理应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就像歌中唱的:牵了手的手今生就要一起走。

    在人世间真的会有生死相许的爱情吗?有什么样的爱情值得以生命相交付呢?

    殉情,是为感情献身,以生命相交付。但选择殉情其实于事无补,甚至是一种逃避。既然生不能同衾,死后同穴也终究枉然。渴望着天长地久,却遭遇阻力重重,于是奋不顾身地抗争,期望着浴火而重生,期待着彼此相伴到永远。那永远又是什么?是携手同行的今生今世,是生死相许的来生来世,还是那数也数不清楚的生生世世?天长地久有没有?浪漫的传说令人唏嘘,令人回味,令人欲说还休。

    尽管生死相许的故事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随时随处都可能发生,曾经有许多为男人殉情的女子,她们演绎了无数动人的故事,但却不一定都是出于感情的自愿,美丽凄凉的氛围中也总是萦绕着些许的无奈。在今天,或许仍有人追求刻骨铭心、生死相许的爱情;或许有更多的人仅凭习惯和道义维持着婚姻,他们朝夕相处,同床异梦,白头偕老。如果梁山伯与祝英台幸福地结合,如果罗密欧顺利地把朱丽叶娶回家中,如果华山的脚下只有相逢没有别离,如果焦仲卿与刘兰芝一生相守,那又会是怎样无言的结局?

    我们相信爱的永恒,相信海誓山盟,相信轰轰烈烈,也永远为生死相许的殉情者保有一份纯真的感动。但现实中我们更希望与自己爱的人一起爱这个世界,爱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就那样一路同行,脉脉向着天边远去……

    也许,有一种爱可以生死相许。不一定壮烈,却可以坦然。在缺少外界干涉的情况下,把深挚的感情置于时光的缓缓流淌之中,浪漫地一起慢慢变老。

    在这个深秋,在天柱山的脚下,在流传着孔雀东南飞爱情悲剧故事的地方,我蓦然想起谭咏麟的一首老歌,《爱在深秋》。

    “假如躲不开离别时候,我愿能为你潇洒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