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近天柱山

2008.12.19

评论:

0

亲近天柱山

王 谨

大自然的神功鬼斧,造就了中国众多的奇山名川。

也许是职业的关系,我对中国诸多的名山并不感到陌生。特别是自从脑子中印下“黄山归来不看山”的说词,对再去看其他山就没多大兴趣了。

暮秋时节,应北京日报副刊部之邀去安徽参加笔会活动,地点在安庆一带。我问,看什么呢?答曰,天柱山。我对看山已没多大热情,对天柱山也知之不多,正犹豫间,操持此次笔会的副刊部主任培禹提示道,这座山就是去年至今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天仙配》的拍摄地。我对黄梅戏情有独钟,朋友的提示,激起了我亲近天柱山的兴趣。

和北京的作家们实地来到天柱山,我才对自己的孤陋寡闻感到惊讶。实际上,天柱山位于安徽潜山县,与湖北黄冈市及江西九江市相临,与我在儿时生活的地方仅百十里路程,可我却对其知之甚少。与天柱山旅游风景区的管理者或老百姓聊天,我发现这里的人们口音竟与黄冈及九江一带的人的口音有几分相似,饮食习惯和文化风俗也有许多相同之处,因而使我有了回乡的感觉。

天柱山处于长江中下游与大别山区的结合部,被两河(潜河、皖河)夹峙,濒临长江黄金水道。天柱峰,海拔1488.4米,因其浑身石骨,上面几乎没有树木和杂草,形状如同石柱,故有天柱山之称。

那天登山时,天气出奇的好,天高云淡,山下山上的一切轮廓清晰,作家、画家们兴致也极高。大家随主人从佛光寺处踏着青石板,说笑着拾级而上,两边的奇石、树林景致令人悦目。考虑到我们一行并不年轻,为节省体力和时间,主人特地安排我们从东大门和飞来阁处各乘了一段缆车,每段缆车大概近二十多分钟。坐在车上,极目觅景,沿途各种怪石、幽洞、松竹不时闯进我的视野里,令人心旷神怡。主人说,这两段缆车的路程,如果靠两条腿攀登,最少需三个小时以上。

下了缆车,从“象鼻石”处向上攀登,愈往上走,山道愈陡峭,景观愈丰富。大家气喘吁吁地登上“观景台”,穿过“神秘谷”,走过“天柱松”,来到“拜岳台”,眼前才豁然开朗,然而真正的天柱峰顶还离我们甚远,它孤傲地直插云天,难得使人靠近。难怪余秋雨有“寂寞天柱山”之说,王蒙有“天柱通神”之词!看来要真正触摸它,尚需更多的时间。

上山不易,下山更难。从“拜岳台”换道向下走,在陡峭的峰体上要走一条狭窄的“鸟道”,从上往下俯瞰,道上斑驳的人影缓慢地挪动着,旁边那残留着的古代登山栈道,表明着这座名山幽远的历史沧桑。

在回程的路上,我突生纳闷,中国名山大都留下古代名人的千秋题字,比如与此毗邻的湖北黄梅县的南北山就留下诸如唐代人士刻下的“幽幽南山”等苍劲字句,但在登天柱山途中却难得看到古人的手迹。何故?这个疑问,直到第二天我们才在天柱山下的三祖寺西侧的摩崖石刻上找到了答案。如李白当年就在此即兴写下了“奇峰出奇云,秀水含秀气。清冥皖公山,巉绝称人意”的佳句。除李白外,摩崖石壁上还可依稀辨认出唐宋年代诸如苏东坡、王安石、黄庭坚等名家留下的词句题刻。

山水生发诗情。我想,大抵是天柱山太陡峭太险峻之故,古代文人骚客难得上去,故留字于山脚下……一千多年以来,正是奇伟的天柱山才演绎出文人骚客们豪放的情怀。